■颜乐 受访者供图

颜乐,东莞松湖爱乐乐团团长。他出生于音乐世家,毕业于乌克兰国立利沃夫音乐学院。2004年来到东莞,致力于为东莞泰西乐“拓荒”,十几年来,他较着感觉东莞音乐环境在变好。下一步,他将率领松湖爱乐乐团走向天下,走向世界,用音乐打造东莞新手刺,焕发东莞新活力,提升东莞新形象。

音乐是性命的一部分

颜乐出生于一个音乐世家,父亲颜文博是原中央民族歌舞团的小提琴首席。从小耳濡目染,颜乐表现出了对音乐的天赋和兴味,四岁起,就在父亲的指导下深造拉小提琴。颜乐本以为会继承父亲衣钵,直到九岁时,观看了父亲所在乐团的排演,颜乐转变了方向。颜乐第一次听到了大提琴的声响,就被大提琴的音色深深打动。“小提琴声响高亢清亮,大提琴愈加消沉无力,在我听来,是更接近于人的声响,更能到达人的心里去。”颜乐说,如果说深造小提琴,是服从父亲的支配,那么深造大提琴等于颜乐本身选择的音乐途径。音乐具有神奇的魔力,爱上就没法转头。

从民乐附小到中央民族学院附中,再从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硕士到乌克兰国立利沃夫音乐学院博士,颜乐都表现出了对音乐极高的热情和造诣。他在2011年5月获得由乌克兰-基辅沃尔泽举办的 “二十一世纪”青年吹奏家国际竞赛的金奖,2011年11月莫申举办的国际音乐节竞赛上取得第一名。颜乐的原创作品也曾获得东莞市第一届音乐舞蹈花会原创作品金奖、广东省第六届大众
音乐舞蹈花会原创作品金奖等。其作曲《草原情》揭晓于中国中心刊物《音乐创作》期刊,多次获得广东省“优良音乐家”称号。“音乐更像是我人生的一部分。”提及几十年的音乐之路,颜乐如斯总结。

从无表演机会到音乐环境的恶化

2004年,27岁的颜乐来到东莞,任职东莞理工学院音乐老师,从事音乐教育,开启本身的音乐世界。

早些年的东莞,对泰西乐的接受和包涵水平较低,少有人听泰西古典乐,更别说深造泰西乐的人了。不像样的音乐厅,不吹奏泰西乐的人才,不正式的乐团,也不吹奏的机会。

颜乐说,初到东莞的几年,本身过得很艰巨
,一度想过废弃音乐之路改行做生意,“毕竟要填饱肚子”。几度想要废弃,颜乐总会想起少年时看过的一本书——《你别无选择》,书里记录了很多有名的音乐家在艰巨
的现实中仍然对峙音乐的故事。颜乐想,书中的人物之所以成为各人,是因为对峙,干一行爱一行,既然这个都会不泰西乐生长的环境,那就创造环境,培植起幼苗。

坚定了信念的颜乐和几个志同道合的伙伴,对峙排演,对峙表演。开初创办室内音乐团,对峙泰西古典乐的创作和吹奏。

经过十几年的努力,他觉得东莞的音乐环境在逐渐变好。“有了很多好的音乐厅和表演团队,也有很多市民去听音乐会,很多年轻人都在学泰西乐了,还有很多音乐人才归来为本土音乐作贡献,对泰西乐的包涵度普及了很多。”颜乐说。

两年时间乐团成员从30人发展到500多人

2012年,文化周末室内乐团成立,颜乐担任团长。他率领团员们举行了大批的公益表演,传播室内乐文化,普及市民对室内乐的理解。2017年,他筹建东莞松湖爱乐乐团并担任团长,艰巨
的排演和大批的表演终究
让乐团得到了大众
的认可,把乐团打造成为东莞一张靓丽的新手刺。仅两年时间,乐团就从30多人发展到500多人的规模。

2018年,东莞松湖爱乐乐团代表全市受邀参加汤加国王的宴会表演,在众多重要场所亮相。交响乐、管弦乐在东莞的推动有了一个重要的里程碑,为东莞市建设文明都会作出了重要贡献。

颜乐的糊口彻底被音乐占据。“这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。事情和兴味总是很难两全,而我很幸运,音乐等于我的事情,也是我的兴味。尽管我每天的糊口等于排演和表演,然而因为我热爱音乐,所以从不认为累过。”

用音乐焕发东莞新活力

颜乐很满意往常的状况,但也永远不会满足于现况。初来东莞,他以“拓荒者”心态而来。“东莞是一个新兴都会,有无穷
的发展潜力,然而不泰西乐。那我就要让它有,在不泥土培植的情况下,不是更能发挥
我的抱负吗?”

现在的东莞,俨然已成为了颜乐的故乡。他来莞15年,在这事情糊口,结婚生子,早已成为东莞人。他把所有的芳华、才华、汗水、悲喜都交给了东莞,东莞已融入了他的血脉。“音乐最能展示一个都会的精神风貌,代表一个都会的形象,对音乐的包涵和重视水平体现了都会的文明和素质。”颜乐愿望,能用音乐去展示一个新的东莞形象,展示一个新兴都会的活力。

颜乐给松湖爱乐乐团定下了目标,不仅要在东莞本土表演,还要走向天下,在天下各大音乐厅表演,走向全世界,在世界各地有名的音乐厅吹奏,让全世界都看看东莞的风貌。

“2019年,我们只做一件事——推动都会交响乐发展,创东莞文化手刺。”颜乐说。

见习记者 向连 记者 张欣仪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edesignw.com